这些本就靠着小船为生们用他们那宽大的脚板控

水流不算湍急,但是水域不浅,暂且望不到的河边,说明这并不是一个小河流。
 
    不管怎么说,为今之计还是先到水面上观察一下,看着自己的周围并没有什么歹人跟着一起跳入,说明自己刚才落入水中,应该不是仇杀所致。
 
    想到这里的顾峥,双脚一瞪,双手一划,借着水流的反冲之力,就冲到了水面之上。
 
    而就是他这刚一露头,四面环顾的第一眼,就被这河面上壮观的景象,给震撼住了。
 
    ……
 
    蜀江固浩荡,中有蛟与鲸。
 
    汉水亦云广,欲涉安敢轻。
 
    文王化南国,游女俨如卿。
 
    洲中浣纱子,环佩锵锵鸣。
 
    ……
 
    这般宽阔似海,水面上船来船往的壮阔的景象,是如此的震撼人心,使人心情也跟着激荡了起来。
 
    正当顾峥,踩着水,在水面上,看着如此景象的时候,他的周围偏偏却想起了如同苍蝇一般的,嗡嗡嗡嗡的声音。
 
    “哈哈哈,快快来看,那江中的小子,竟是看得蕊卿痴呆的一般,竟是落水了都不能让他清醒过来。”
 
    “哈哈哈,这种渔家的小子,哪里有什么见识可言?”
 
    “看到点寻常女子的姿色,就能让他们目眩神迷起来。”
 
    “就别说是碰到咱们襄阳城中最位出名的妓子了。”
 
    “也是这小子不自量力,蕊卿的花船,可是唐府台专门给她斥重金打造的,双层的船舫,这舟船行驶起来之后的水浪,就不是周边的这种小船能够承受的。”
 
    “这痴汉,倒是执着,在看到了蕊卿的船之后,不但不退,反倒是独自一人,撑桨就上。”
 
    “这不,瞬间就被这穿梭不停的河面上的其他船支,给撞翻了吧?”
 
    “可笑之极,不自量力啊。”
 
    嘲笑顾峥的,正是在他落水的周边,分散着站在无数只小船之上的,打扮得如同公子哥一般的人物。
 
    他们朝着顾峥的方向,指指点点,毫无顾忌。8)
 
 358 委托人的愿望
 
    而正如他们所言,顾峥朝着他曾经被撞翻的地方看过去,那里有一个斜歪在水面上,快要倾斜沉底的小船。
 
    至于撞到他的船的罪魁祸首?
 
    顾峥再朝更远的地方望去,依照水流的速度以及船只行进的方向推测。
 
    这个河面上只有一艘船,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那就是一艘类似于当初明朝水军的巡逻船舰一般大小的船只,船体是双层的构造,在其船头和船尾上都有艳红色的灯笼和花卉装饰。
 
    看起来,这应该就是刚才的这群公子哥口中所说的,那个什么‘蕊卿’的花船了。
 
    呵呵,很好,甭管这一个世界中的委托人是何种的身份,这个落水之仇,他顾峥是记住了。
 
    至于他周围的这哥儿几个?
 
    什么忍辱负重,以图大业。
 
    我啐!有仇不报非君子啊!
 
    想到这里的顾峥,‘咕噜’一下,就控制着身体下沉了下来,让自己全然的没入到了水面之下。
 
    而看着顾峥这般的动作,他周围的那些船上的公子哥们,笑的声音却是更大了几分:“哈哈哈,这厮不是羞愧的投江自杀了吧?”
 
    “市井之徒,也知道礼义廉耻了?”
 
    “哈啊哈哈?啊??呀呀呀?”
 
    “是谁?船家,这船身如何这般的摇晃!啊!水鬼抓住我的脚了!”
 
    “嗷!”
 
    一个公子哥猝不及防的就摔落在了水中,其速度之快,让在船上操桨控制的老翁,都没有赶得及救援。
 
    而这一场面,让周围的那些嘲笑声是戛然而止。
 
    这群在手中扇呼着扇子的公子爷们,一个个据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所谓的同伴,掉落在了水里。
 
    但是只不过呆愣了片刻不到,更加大的笑声就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比刚才嘲笑顾峥的笑声,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甚好,甚好,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对不起了黄少爷,看来你今天的运气不好啊!”
 
    而那些落入水中,在船家老翁的帮助下,好不容易爬出来的黄公子,则是恨恨的朝着他落水的水底望去。
 
    他刚才落入水中的时候,看到了。
 
    是那个光着脚丫,率先跌落入水中的小子所为。
 
    那个在这迢迢江水中,如同白鱀豚一般灵活的小子,只是在水中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就开始朝着周边的其他船只游了过去。
 
    既然这群无情无义的混蛋,这般肆意的嘲笑他,那旁人不义,就别怪他不仁了。
 
    绝口不提醒的黄少爷,颤颤巍巍的爬上了小舟,猛然的打了两个嚏喷之后,就带着一丝的幸灾乐祸说道:“船家往后退退,没错,将着围着的小圈,让出一道缝隙。”
 
    至于为什么让出一道缝来?
 
    那当然是要让刚才的小子,逃跑用啊。
 
    果不其然,‘噗通’……‘噗通通’
 
    那些个凑得紧密的小船上,接二连三的就有人翻下了船来。
 
    这些本就靠着小船为生的水手们,用他们那宽大的脚板,控制住了左右的摇晃,却是没有更多的力气,将那些公子爷们,给照顾的到了。
 
    “哈哈哈哈!”黄少爷,爆发出了震天响的笑声,悠悠荡荡的飘散在这汉水河之上。
 
    “痛快,当浮一大白!”
 
    爽就一个字啊!
 
    而干完这一复仇行动的顾峥,则是了然的看了一下黄少爷所让出来的巨大的缝隙,一个猛子扎下去,推着歪斜的小舟,晃晃悠悠的插过去,顺利的开始朝着岸边游动。
 
    这边的水流就平缓了许多,不多会的功夫,顾峥就拖着船,走出了河岸的浅滩,在民用码头的边上,随便找了一个栓船的空桩,将自己手中的小船,胡乱的一栓,就打算找个相对安全的
 
地方,开始接收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
 
    他这打算的挺好,谁成想他刚把小船栓稳当了,这码头周围的人又开始嘲笑起他来。
 
    “哈哈哈,顾小子,这是你第几次碰壁了?”
 
    “你说你,告诉你多少遍了?难等青楼的小娘子,可不是咱们这种人可以肖想的。”
 
    “人家讲究的是那个调调嘞,你连个诗词都不会做,还好意思上去一睹芳容?”
 
    “哪里来的这般大的脸面?”
 
    “话说,你今日的家用赚到了吗?你可别耽误了事情,被你家的老娘和妹子,再给暴打一顿啊。”
 
    我去,信息量太大,这是怎么个意思?
 
    顾峥吃惊的望向,朝着他不停的喷着口水调侃他的老头,那猥琐到了极致的面孔上,全是幸灾乐祸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