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丝杂质即使是最简单的清醒药剂

- 编辑:admin -

没有一丝杂质即使是最简单的清醒药剂

正如那几个少年所言,想要成为药剂师的学生,无不是腰缠万贯的主,药剂师分院招生现场,所有人无不是锦衣华服,其奢华程度堪比现代的时装发布会现场。
 
    闪烁着光泽的宝石,金灿灿闪瞎人眼的金饰,这些新生恨不得将自己全身都挂满了奢侈品好标榜自己家族实力雄厚,完全可以用钱砸出一个药剂师来。
 
    面对这么一群富贵逼人的少男少女们,沈炎萧的手…痒了。
 
    肥羊啊!遍地都是肥羊啊!!
 
    把一个绝世神偷放进一群毫无防备的富家子弟里面,等同于把一直饥饿的老鼠扔进米缸里。
 
    心动不如行动,沈炎萧立刻垂下小脸,在拥挤的人潮之中穿梭起来。
 
    犹豫某人过于低调的原因,在场的所有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么一个其貌不扬的丑小鸭的存在,依然自顾自的等候着测试。殊不知,腰间的荷包早就已经随着某个无良小贼的过境不翼而飞,手腕上的奢侈品也早已经与人私奔。
 
    钱是个好东西,不管再多,也没人会嫌弃。
 
    药剂师分院的测试一直持续不断的进行之中,可是面对上千号的新生,测试的速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也给了某人充足的时间对这群肥羊下手。
 
    用不了多少工夫,沈炎萧就已经在拥挤的热潮里转了个来回,纳戒里之前因支付给齐蒙而消耗掉的金币,再一次被填满。
 
    满载而归的感觉一个字——爽!
 
    直到下午,等候在药剂师分院招生处的队伍,才有了些进度。
 
    沈炎萧确定自己再也拿不下任何东西之后,这才老老实实的站在队伍里,等待测试。
 
    没过多久,她就排到了队伍的最前端,药剂师分院的招生处,几十名学院的导师,正安排着一批又一批学院的测验。
 
    负责沈炎萧这一队的导师是一个面目极为严肃的中年男子,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眼前的这批新生,顺手点了包括沈炎萧在内的二十多人。
 
    “你们跟我进来。”
 
    说着就转身朝着后面的试炼殿走去。
 
 第91章 入学试炼(3)
 
    二十多名少年立刻紧跟了上去。
 
    试炼殿的场地不小,一个试炼殿一次可以容纳一百多人。同沈炎萧这批一同进入的还有五批学生,他们分别被带到了几个早已划分好的场地进行测试的内容。
 
    沈炎萧这一组就被带到了一排摆放着各种器皿的桌子前。
 
    “现在,我将演示一遍清醒药剂的做法,你们要自信看清楚。”说着那名面瘫的导师,立刻动手操作起眼前的炼药工具,晶莹剔透的水晶瓶在他的指尖废物,一株株药草被他快速的炼制成了半瓶碧绿的药水,一步步进行加工,二十多名新生目不转睛的盯着导师的一举一动,深怕漏掉一丁点。
 
    没过几分钟,一品完美的清醒药剂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现在你们有三十分钟的时间进行操作,三十分钟之后,合格的人留下,不合格的人立刻离开圣罗兰学院。”导师低沉的嗓音响起。
 
    二十多名新生立刻浑身一震。
 
    一次演练,就让他们这群人自己动手制作清醒药剂,这简直是在开玩笑。虽然说清醒药剂在所有药剂之中属于最简单的一种,可是对于这些连药剂师学徒都算不上的新生而言,简直就是遭难。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圣罗兰学院的考核向来变态,他们根本不敢有什么反驳,只能努力的凭借记忆试试运气了。
 
    导师的话音刚刚落下,二十多名新生立刻站到一堆炼药器具前倒腾了起来。
 
    一株株的药材早已经在一旁放好,他们只需要按照导师方才的所做操作就是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一次的演示根本不足以让他们记清楚每一个细节,大多数人在接二连三的操作之中出现了巨大的错误,可是为了进入药剂师分院,他们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做下去。反正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不管错不错,只要按照导师的话继续完成它就可以了,就算自己做的不成功,但是其他人也不怎样,只要自己做的比别人好一点就可以了,他们不信还能一次性把他们二十多个人都给踢出去。
 
    罗德站在一旁,看着一群新生毫无章法的一通折腾,紧锁的眉头皱的更深,这些新生虽然已经努力看清他方才的操作,可是实际动手,还是惨不忍睹。
 
    忽然间,罗德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情况。多数都完成了全部的操作,但是结果就让人不忍直视了。
 
    罗德制成的清醒药剂是纯粹的碧绿色,没有一丝杂质,即使是最简单的清醒药剂,也足以体现他制药的高超技术。
 
 第92章 测试也靠运气(1)
 
    但是这些人瓶子里装着的,有些是焦黑的,有些干脆是出现了诡异的粉末状态,如果罗德事先不知道自己让他们制作的是清醒药剂,他还真不知道他们这群熊孩子手里拿的是什么。
 
    一群少年都有些心惊胆战,他们也很清楚自己这突击炼制出来的东西,不要说帮助别人了,不把人毒死就已经是万幸了。
 
    可是这也不能怪他们啊?他们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在只看了对方操作一次之后,就能完美的将整个制药过程诠释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