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当点点头西凉军冲自己的越吉手下士兵击杀的

看着越吉道:“你啊你啊!真以为还有有人来救你吗?”说着,马超指了指四周道:“我进城之后,就已经派兵占领了四座城门,如今临泾的城门都已经关的死死的,就凭着你的那点人马,还想攻破城门吗?你们会攻破城门吗?”
 
    “你……你……我……我……我投降!我投降!”越吉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走,就算是现在跑了,城门还在人家的手里,你怎么跑?索性,直接投降。
 
    “哼!”马超冷哼一声,怒瞪着越吉道:“一直从你嘴里说出来的东羌勇士,难道就是你现在这副摇尾乞降的样子吗?哼!告诉你,你害死我爹,害死我众多叔伯兄弟,我岂会放过你!越吉!你受死吧!”马超越说声音越大,自己虽然没有看到父亲最后一面,还有自己的叔伯,兄弟,死的时候惨烈的面孔,但是当马超看到自己的两个弟弟飞奔回来,犹如乞丐一般的模样,在自己面前哭号的凄惨,诉说这如何一路被算计被害,马超的脑子里就会自动出现那一副惨烈的画面,自己的父亲,到最后一刻那不屈的样子,马超永远都挥之不去,永远都无法忘记,现在,越吉这样惊恐,惧怕,哀求的样子,在马超的眼里是更加的可恨,可恶…………
 
    马超浑身杀意骤增,长枪举起,越吉已经犹如瘫子一般,马超这样的气势都已经让他自己浑身僵硬,无法动换,月光下,那银色的长枪,闪烁着寒光的枪尖,在越吉的眼里,就好似是死神的镰刀一般,自己只能伸出脖子,让他砍下来。
 
    “等会的!”忽然一声爆喝!是看一个更加膨大的黑影飞了出来,这回可真是飞了出来,好似都越过了好几个人的脑袋。
 
    “砰!”一声巨响,黑影直接落在了这一地的尸体之上…………
 
 第一百四十二章 刀枪杀越吉
 
    地上都是尸体,而这样沉闷的声音,也可见这飞过来的黑影是蕴含了多大力气。
 
    “越吉是我的!”一声大吼,打断了马超刺下去的银枪,飞过来的黑影还能是谁,当然就是迷胡了,迷胡在距离马超不远的地方就已经看到了马超抬起的银枪,心中大急,击杀越吉这样的大功就在自己的眼前,怎么可以让马超这样的就白白的得到,但是迷胡还距离那般有一点距离,加上自己身前还有几个东羌人的阻挡。
 
    “啊哈!”迷胡情急之下,也是可以急中生智的,看到前方以东羌人举刀杀来,迷胡并没有立即挥舞大刀将其斩杀,而是一伸自己的腿,瞄准前方士兵的脚腕,微微一扫,那东羌人立即失去平衡,膝盖一弯,半跪了下来。
 
    看到这个动作的瞬间,迷胡嘴角上挑,这可就是自己的塔板,立即大步上前,狠狠的踩在了那越吉麾下士兵的膝盖,随后浑身肌肉绷紧,双腿发力,直接窜了起来,接着那士兵膝盖的高度,迷胡直接窜起了一人多高,而一声惨叫,那成了塔板的东羌人的膝盖连带着小腿骨已经粉碎。
 
    而迷胡也就成了一个窜出来的炮弹一般,直接射向不远的马超,最后直接停在了马超的身前,迷胡踩了踩脚下的的感觉,低头一看,原来是两具尸体,而在自己巨大的力量的施压下,已经有一片成了肉泥。
 
    “迷胡!你!”马超看到忽然窜过来的迷胡,并没有太过的惊讶,靠着迷胡那个本事硬冲过来根本不是问题,但是马超还是很怒声的喝了一声。
 
    “嘿!”迷胡咧嘴笑了笑,道:“这么好的功劳,不能让你得了!”说着,迷胡两步上前,大刀指着越吉喝道:“你欺压我和我大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就是你的报应!”
 
    看着迷胡的大刀挥了起来,马超立即横出银枪。
 
    “当!”迷胡的大刀和马超的银枪撞在了一起,马超立即道:“迷胡!这个越吉杀了我父亲和众叔伯,还有我西凉三万兵丁!我必须要亲手宰了他!”
 
    “额?”迷胡有些愕然,没想到马超还有这么一个事,瞬间犹豫了下来,道:“这个……这个…………”
 
    而就在这时,本来倒在地上唯唯诺诺已经开始求饶的越吉忽然眼睛一眯,“机会来了!”越吉心中大叫一声,趁着马超和迷胡为了谁杀自己这个问题争执起来,正是自己逃跑的好机会,正好刚才休息了一会,体力已经恢复不少,那还等什么?越吉一个翻身,直接成了个起跑的姿势,双腿加上腰部狠狠的一发力,犹如一个兔子一般,“嗖!”的一声冲了出去。
 
    “想跑!”越吉飞奔而起,只听身后忽然两声怒吼。
 
    “噗!”
 
    “噗!”
 
    “额!”
 
    越吉飞奔的身子忽然停了下来,满脸的痛苦,缓缓的一低头,只看自己的胸膛之上,露出来了一个胡刀的刀尖,不!是已露出来了半个刀身,而自己的腹部,露出来了闪闪发光的半支银枪,那剑锐的枪头还带着不知道是自己的那一部分的内脏,月光之下,两件兵器闪烁着凛冽的寒光…………
 
    越吉的身子晃动了两下,“当啷!“一声,越吉的身子栽了下来,但是因为腹部插着银枪,所以没有倒下去,而是银枪支住了身体,越吉直接栽歪着站在那里,脑袋抖了两下,一耷拉,就再也抬不起来了…………
 
    而就看越吉身后,迷胡和马超的只是还没有便,刚才二人一愣之下,发现越吉竟然跑了出去,立即怒吼一声,迷胡甩出了自己手上的胡刀,而马超立即投出自己的银枪,纷纷招呼在了越吉一个人的身上,那越吉还能活得了?
 
    迷胡和马超缓缓看着越吉脑袋低了下去,才恢复了自己的姿势,缓缓站直,迷胡邪邪一笑,道:“嘿嘿!是我的刀先刺中的!”
 
    迷胡的刀要比马超的银枪轻,当然甩出去比较方便,速度也比较快,当然是迷胡的刀先刺穿了越吉的身子,迷胡的意思就是,自己先打中的越吉,自己赢了!
 
    “嘿!”马超轻笑了一声,没有接迷胡的话,一回身,立即喝道:“你大元帅越吉已死,你们还不投降,我家主公有令,投降不杀!”
 
    “主公有令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尔等元帅已死,为何还不投降,为何还不投降!”
 
    一瞬间,四周立即响起了这样的喊声,不一会,就连整个临泾城池都是传遍了这样的声音…………
 
    东羌人一看,越吉都死了,自己更是成了瓮中之鳖,那就被折腾了,纷纷丢掉手中的兵器,投降马超的军队,越吉到了最后的关头,都会对马超说出投降的话,也可见看出来越吉是个贪生怕死的人,当然越吉手下的这些个所谓的东羌精锐也是一帮贪生怕死之徒了…………
 
    马超立即吩咐麾下将士立即控制全城,而城外大营的东羌人已经开始攻打城门,但是这些个东羌人又怎么可能打进有西凉军把手的临泾城呢?不一会,立即有士兵跑了过来,到了马超近前,拱手道:“禀告将军!城外东羌大军听闻越吉已死,全城敌军投降,已经缓缓撤走,庞德将军命小人询问将军,是否派兵追击!”
 
    马超摆摆手,这样的情况是早就预料到的,笑着道:“告诉四门守将不必追击,那些跑了的东羌人自然有人收拾!只管把守好城池就好!”
 
    “诺!”士兵答应一声,立即跑走。
 
    一旁的迷胡眉头紧皱,随即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马超,疑惑道:“马超!你怎么…………好像什么都已经知道了啊?”
 
    马超赶紧摇摇头,道:“这个某可不敢托大,我做的一切都是按照主公的吩咐,主公吩咐我怎样做,某就怎样做,要说是已经预料到了一切,那也会主公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切!”
 
    “主公?”迷胡咂咂嘴,显然不知道马超这个挂在嘴边的主公到底是个啥人,迷胡问道:“你的主公到底是谁啊?”
 
    马超很是打趣的一笑,道:“你应该见过啊!我好像还听被人说过啊,你迷胡差一点就杀了我家主公!”
 
    “啊?”迷胡大嘴长得老大,粗犷的声音都变了,立即道:“我啥时候差一点杀了你的主公啊!”迷胡那一天临泾城下根本都不知道李林的身份,而后李林也很少在迷胡面前露面,迷胡当然不知道自己那一天差一点就把李林给打死,要不是侯宇忽然杀了出来,现在的天下,早就已经变了样了!
 
    马超笑着摇摇头,看着迷胡的样子,以机构忍不住的想要发笑,而迷胡刚要追问下去,只看两个人架着一个人走了过来,迷胡立即变了模样,看着那人激动万分,马超明显的看到,迷胡的眼圈都已经红了,迷胡立即迈开大步,两步就走了过去,激动的喊道:“大哥!”
 
    这人正是迷当,李林特意吩咐,当马超带领兵马进城之时,必需要立即去就迷当,而越吉抓了迷当当然是关进大牢了,李林都已经控制过了临泾,当然对立面的地形了如指掌,所以马超也就可以十分顺利的救出了迷当…………
 
    “迷胡!”本以为自己死定了迷当,尽让看到了自己的弟弟,心中一震的翻腾,立即甩开了扶着自己的那两个西凉军,跌跌撞撞的走了两步,迷胡赶紧将迷当扶住,道:“大哥,你受苦了!”
 
    “嘿!”迷当很是无语的道:“没想到这个越吉竟然这样的糊涂啊!”
 
    迷胡赶紧给迷当一指马超,道:“大哥!是他们,就是他们想办法将你救出来的!”
 
    “嗯!”米当点点头,西凉军冲进大牢将看管自己的越吉手下士兵击杀的时候,迷当就已经猜出来了是怎么回事,这个世上能够一门心思救自己的,也就是自己的亲弟弟迷胡了,但是自己的弟弟厉害是厉害,但是没有脑子,硬拼之下,肯定也是兵败生死的下场,迷当都已经想好,反正自己到最后,也是会被越吉给陷害致死,打不了自己也下去,陪着弟弟,死了之后还是亲兄弟,听到城中大乱的时候,迷当想着可能是迷胡来救自己了,但是迷当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以自己的了解,迷胡是斗不过越吉的,但是不一会,就看到一堆汉人盔甲的士兵冲了进来,快速的将看守自己的士兵杀死,而下一刻竟然将自己救了出来,而且这个盔甲,迷胡竟然认识,就是自己伏击敌军那一夜,那些敌军身上所穿的盔甲,而现在,本来还是拼的你死我活的敌人,竟然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迷当的小心脏甚至有些接受不了,当然了,那一刻,迷当也已经明白,这样的情况之下,只有自己的亲弟弟迷胡,跟敌人合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