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不可江南虽有六部及五军都督府然互不相属

甚至此刻下面还有前锦衣卫指挥使左都督骆养性。
 
    唯一的安慰是现任指挥使吴孟明不在。
 
    但这些已经足够了,这几乎就可以凑起整个大明朝廷了!
 
    “尔等的良心都喂狗了!”
 
    他突然间就像爆发一样吼道。
 
    “尔等教朕,祸乱我大明天下者魏忠贤也,好吧,朕摈弃魏忠贤逼其自尽,尔等教朕厂卫乱国,朕抑厂卫而尊尔等,尔等教朕加税于民,而且还说因土地皆入士绅之手,故加税就等于敛士绅之财以安民。
 
    朕怎么那么傻?
 
    朕怎么就信了你们?
 
    加税于民乃是敛士绅之财,这种鬼话朕都能信你们,哪个士绅不是把田赋转嫁于佃户?朕最后加的税还不是全加到那些本来就饥寒交迫的贫民身上?朕最后加的税哪个不是成了官绅盘剥百姓的手段?朕就像个傀儡般被尔等操纵,在尔等圣主明君的吹捧声中而不自知,做尔等割百姓之肉的刀,最后使得百姓饿殍遍野,不得不造反以求生,朕的江山就这样糜烂下去,尔等却趁机一个个聚敛得家财万贯。
 
    而后呢?
 
    朕亲自派人哭求相助,求遍满朝文武才得二十万两,尔等有没有胆量亮出尔等家业,有谁家财少于二十万两?
 
    李自成,你不是找不到钱吗?
 
    朕告诉你在哪里!
 
    就在他们那里,就在眼前这些朝廷柱石手中,找他们要就行,少于一千万算朕骗你的,不过朕派人哭求也只是求得二十万,为了向朕哭穷他们甚至跑到大街上卖家中那些破烂,故此能不能求得就得看你的手段了!”
 
    崇祯转过头几乎是狰狞地对李自成说道
 
 第十二章 大明皇帝舌战群臣
 
    “陛下,这个我最拿手!”
 
    李自成说话间很开心地看着那些傻了的大臣们,就像看一群待宰的肥羊。
 
    衮衮诸公们真傻了!
 
    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崇祯。
 
    后者此时正在朝阳下,身穿十二章衮袍头戴十二旈冕,背衬着承天门壮观的城楼,脸上带着一种癫狂般的狰狞……
 
    “昏君,你何颜见太祖!”
 
    前首辅,大学士陈演骤然尖叫。
 
    “陛下,臣请陛下速将这昏君拿下以正天命以绝后患,朱氏宠信阉人荒y无道,残虐百姓使天下大乱,横征暴敛使饿殍遍野,十余年间灾异缕现妖孽横行,陛下应天兴运,奋起于阡陌,吊民伐罪,十余年血战而至于此,当速正帝位以使万民有所归,天下有所依,且江淮以南皆未定,陛下不登基则名不正,陛下登基以顺讨逆大军南下混一一宇,我大顺万世之业可定!”
 
    他紧接着激动地说。
 
    崇祯一脸冷笑地看着他。
 
    老陈其实完全可以逃过这一劫,他二月时候就被罢免,只是家中财产太多一时间无法运走,所以才拖延在京城,结果被堵在里面,毕竟他的家产光交出的白银就有四万两。
 
    “那此人如何处置?”
 
    李自成笑咪咪地问道。
 
    “一违命侯足以!”
 
    陈演很有气势地挥手说道。
 
    “若释之南归呢?”
 
    李自成说道。
 
    “陛下,万万不可,江南虽有六部及五军都督府,然互不相属,应天及凤阳皆以守备太监为尊,与文臣势同水火,另有徐氏及南京诸勋贵自成一党,此辈无主则一盘散沙,陛下大军如高屋建瓴一举可破。若纵其南归则纵虎归山,其为君久矣,非宗室诸王可比,若其在北,南京纵立新君亦难团结一心,若其在南,则南方合成一体,那时取江南则难矣,陛下万不可以一时之仁遗将来之患!”
 
    张缙彦毫不犹豫地上前说道。
 
    这都撕破脸了,完全不需要再顾忌什么了!
 
    你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了。
 
    更何况李自成是肯定要钱,崇祯的国库有几个银子他们这些人都清楚得很,围城之初户部总共才八万两,而且全都拿出来做军饷,崇祯甚至连皇宫里很多摆设都拿出来变卖了,从他那里是弄不到钱的。而李自成至今还不收税,以此履行他那个闯王来了不纳粮的承诺,所有军需全靠抄家,既然在北京抄崇祯家没抄到东西,接下来要养活几十万大军就只能抄别人的。如今崇祯已经明确告诉他该抄谁的了,他们这些人如果再不好好表现,让李自成看到他们的忠心,那么肯定要成为抄家的对象,这种时候坚决不能要脸,哪怕成为别人的笑柄,也必须要表现好,这可是几十万几百万两银子的大事啊!
 
    和这相比脸面算个屁!
 
    “那么杀之可乎?”
 
    李自成问道。
 
    “这个,这个,陛下,其人可谓天怒人怨,自有天谴惩之,无需劳陛下斧钺,陛下虽汤武geg,但杀之终究不祥。”甚至此刻下面还有前锦衣卫指挥使左都督骆养性。
 
    唯一的安慰是现任指挥使吴孟明不在。
 
    但这些已经足够了,这几乎就可以凑起整个大明朝廷了!
 
    “尔等的良心都喂狗了!”
 
    他突然间就像爆发一样吼道。
 
    “尔等教朕,祸乱我大明天下者魏忠贤也,好吧,朕摈弃魏忠贤逼其自尽,尔等教朕厂卫乱国,朕抑厂卫而尊尔等,尔等教朕加税于民,而且还说因土地皆入士绅之手,故加税就等于敛士绅之财以安民。
 
    朕怎么那么傻?
 
    朕怎么就信了你们?
 
    加税于民乃是敛士绅之财,这种鬼话朕都能信你们,哪个士绅不是把田赋转嫁于佃户?朕最后加的税还不是全加到那些本来就饥寒交迫的贫民身上?朕最后加的税哪个不是成了官绅盘剥百姓的手段?朕就像个傀儡般被尔等操纵,在尔等圣主明君的吹捧声中而不自知,做尔等割百姓之肉的刀,最后使得百姓饿殍遍野,不得不造反以求生,朕的江山就这样糜烂下去,尔等却趁机一个个聚敛得家财万贯。
 
    而后呢?
 
    朕亲自派人哭求相助,求遍满朝文武才得二十万两,尔等有没有胆量亮出尔等家业,有谁家财少于二十万两?
 
    李自成,你不是找不到钱吗?
 
    朕告诉你在哪里!
 
    就在他们那里,就在眼前这些朝廷柱石手中,找他们要就行,少于一千万算朕骗你的,不过朕派人哭求也只是求得二十万,为了向朕哭穷他们甚至跑到大街上卖家中那些破烂,故此能不能求得就得看你的手段了!”
 
    崇祯转过头几乎是狰狞地对李自成说道
 
 第十二章 大明皇帝舌战群臣
 
    “陛下,这个我最拿手!”
 
    李自成说话间很开心地看着那些傻了的大臣们,就像看一群待宰的肥羊。
 
    衮衮诸公们真傻了!
 
    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崇祯。
 
    后者此时正在朝阳下,身穿十二章衮袍头戴十二旈冕,背衬着承天门壮观的城楼,脸上带着一种癫狂般的狰狞……
 
    “昏君,你何颜见太祖!”
 
    前首辅,大学士陈演骤然尖叫。
 
    “陛下,臣请陛下速将这昏君拿下以正天命以绝后患,朱氏宠信阉人荒y无道,残虐百姓使天下大乱,横征暴敛使饿殍遍野,十余年间灾异缕现妖孽横行,陛下应天兴运,奋起于阡陌,吊民伐罪,十余年血战而至于此,当速正帝位以使万民有所归,天下有所依,且江淮以南皆未定,陛下不登基则名不正,陛下登基以顺讨逆大军南下混一一宇,我大顺万世之业可定!”
 
    他紧接着激动地说。
 
    崇祯一脸冷笑地看着他。
 
    老陈其实完全可以逃过这一劫,他二月时候就被罢免,只是家中财产太多一时间无法运走,所以才拖延在京城,结果被堵在里面,毕竟他的家产光交出的白银就有四万两。
 
    “那此人如何处置?”
 
    李自成笑咪咪地问道。
 
    “一违命侯足以!”
 
    陈演很有气势地挥手说道。
 
    “若释之南归呢?”
 
    李自成说道。
 
    “陛下,万万不可,江南虽有六部及五军都督府,然互不相属,应天及凤阳皆以守备太监为尊,与文臣势同水火,另有徐氏及南京诸勋贵自成一党,此辈无主则一盘散沙,陛下大军如高屋建瓴一举可破。若纵其南归则纵虎归山,其为君久矣,非宗室诸王可比,若其在北,南京纵立新君亦难团结一心,若其在南,则南方合成一体,那时取江南则难矣,陛下万不可以一时之仁遗将来之患!”
 
    张缙彦毫不犹豫地上前说道。
 
    这都撕破脸了,完全不需要再顾忌什么了!
 
    你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了。
 
    更何况李自成是肯定要钱,崇祯的国库有几个银子他们这些人都清楚得很,围城之初户部总共才八万两,而且全都拿出来做军饷,崇祯甚至连皇宫里很多摆设都拿出来变卖了,从他那里是弄不到钱的。而李自成至今还不收税,以此履行他那个闯王来了不纳粮的承诺,所有军需全靠抄家,既然在北京抄崇祯家没抄到东西,接下来要养活几十万大军就只能抄别人的。如今崇祯已经明确告诉他该抄谁的了,他们这些人如果再不好好表现,让李自成看到他们的忠心,那么肯定要成为抄家的对象,这种时候坚决不能要脸,哪怕成为别人的笑柄,也必须要表现好,这可是几十万几百万两银子的大事啊!
 
    和这相比脸面算个屁!
 
    “那么杀之可乎?”
 
    李自成问道。
 
    “这个,这个,陛下,其人可谓天怒人怨,自有天谴惩之,无需劳陛下斧钺,陛下虽汤武geg,但杀之终究不祥。”甚至此刻下面还有前锦衣卫指挥使左都督骆养性。
 
    唯一的安慰是现任指挥使吴孟明不在。
 
    但这些已经足够了,这几乎就可以凑起整个大明朝廷了!
 
    “尔等的良心都喂狗了!”
 
    他突然间就像爆发一样吼道。
 
    “尔等教朕,祸乱我大明天下者魏忠贤也,好吧,朕摈弃魏忠贤逼其自尽,尔等教朕厂卫乱国,朕抑厂卫而尊尔等,尔等教朕加税于民,而且还说因土地皆入士绅之手,故加税就等于敛士绅之财以安民。
 
    朕怎么那么傻?
 
    朕怎么就信了你们?
 
    加税于民乃是敛士绅之财,这种鬼话朕都能信你们,哪个士绅不是把田赋转嫁于佃户?朕最后加的税还不是全加到那些本来就饥寒交迫的贫民身上?朕最后加的税哪个不是成了官绅盘剥百姓的手段?朕就像个傀儡般被尔等操纵,在尔等圣主明君的吹捧声中而不自知,做尔等割百姓之肉的刀,最后使得百姓饿殍遍野,不得不造反以求生,朕的江山就这样糜烂下去,尔等却趁机一个个聚敛得家财万贯。
 
    而后呢?
 
    朕亲自派人哭求相助,求遍满朝文武才得二十万两,尔等有没有胆量亮出尔等家业,有谁家财少于二十万两?
 
    李自成,你不是找不到钱吗?
 
    朕告诉你在哪里!
 
    就在他们那里,就在眼前这些朝廷柱石手中,找他们要就行,少于一千万算朕骗你的,不过朕派人哭求也只是求得二十万,为了向朕哭穷他们甚至跑到大街上卖家中那些破烂,故此能不能求得就得看你的手段了!”
 
    崇祯转过头几乎是狰狞地对李自成说道
 
 第十二章 大明皇帝舌战群臣
 
    “陛下,这个我最拿手!”
 
    李自成说话间很开心地看着那些傻了的大臣们,就像看一群待宰的肥羊。
 
    衮衮诸公们真傻了!
 
    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崇祯。
 
    后者此时正在朝阳下,身穿十二章衮袍头戴十二旈冕,背衬着承天门壮观的城楼,脸上带着一种癫狂般的狰狞……
 
    “昏君,你何颜见太祖!”
 
    前首辅,大学士陈演骤然尖叫。
 
    “陛下,臣请陛下速将这昏君拿下以正天命以绝后患,朱氏宠信阉人荒y无道,残虐百姓使天下大乱,横征暴敛使饿殍遍野,十余年间灾异缕现妖孽横行,陛下应天兴运,奋起于阡陌,吊民伐罪,十余年血战而至于此,当速正帝位以使万民有所归,天下有所依,且江淮以南皆未定,陛下不登基则名不正,陛下登基以顺讨逆大军南下混一一宇,我大顺万世之业可定!”
 
    他紧接着激动地说。
 
    崇祯一脸冷笑地看着他。
 
    老陈其实完全可以逃过这一劫,他二月时候就被罢免,只是家中财产太多一时间无法运走,所以才拖延在京城,结果被堵在里面,毕竟他的家产光交出的白银就有四万两。
 
    “那此人如何处置?”
 
    李自成笑咪咪地问道。
 
    “一违命侯足以!”
 
    陈演很有气势地挥手说道。
 
    “若释之南归呢?”
 
    李自成说道。
 
    万万不可江南虽有六部及五军都督府然互不相属应天及凤阳皆以守备太监为尊与文臣势同水火另有徐氏及南京诸勋贵自成一党此辈无主则一盘散沙下大军如高屋建瓴一举可破。若纵其南归则纵虎归山,其为君久矣,非宗室诸王可比,若其在北,南京纵立新君亦难团结一心,若其在南,则南方合成一体,那时取江南则难矣,陛下万不可以一时之仁遗将来之患!”
 
    张缙彦毫不犹豫地上前说道。
 
    这都撕破脸了,完全不需要再顾忌什么了!
 
    你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了。
 
    更何况李自成是肯定要钱,崇祯的国库有几个银子他们这些人都清楚得很,围城之初户部总共才八万两,而且全都拿出来做军饷,崇祯甚至连皇宫里很多摆设都拿出来变卖了,从他那里是弄不到钱的。而李自成至今还不收税,以此履行他那个闯王来了不纳粮的承诺,所有军需全靠抄家,既然在北京抄崇祯家没抄到东西,接下来要养活几十万大军就只能抄别人的。如今崇祯已经明确告诉他该抄谁的了,他们这些人如果再不好好表现,让李自成看到他们的忠心,那么肯定要成为抄家的对象,这种时候坚决不能要脸,哪怕成为别人的笑柄,也必须要表现好,这可是几十万几百万两银子的大事啊!
 
    和这相比脸面算个屁!
 
    “那么杀之可乎?”
 
    李自成问道。
 
    “这个,这个,陛下,其人可谓天怒人怨,自有天谴惩之,无需劳陛下斧钺,陛下虽汤武geg,但杀之终究不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