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有一个摄像机在不停的拍摄而黄丽丽在这个时

 黄丽丽:请问林先生,昨天有关你的视频在网上传播,而且今天还有很多不利于你的消息,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昨天的事情我不想解释,不过我是个男人,而且是个生理和心理都健康的男人,所以网上说的我是变性人的帖子是假的,还有一点,我既不是穿越来的,也不是外星人的间谍。
 
    我说了这话之后,黄丽丽一阵微笑,接着说道:“那究竟为什么会这样?”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后说道:“很简单,为了开挖地铁,必然会影响一部分人的利益,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总有人会抹黑我。至于昨天的视频,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黄丽丽点了点头,快速的按照约定说道:“我听说您除了建筑公司还有一些夜总会,酒吧等经营场所,这样会不会影响你的声誉?”
 
    我挥了挥手,秦念很快的走上前来,拿着一些文件交给了黄丽丽。
 
    黄丽丽煞有介事的看完之后,不由得吃惊的说道:“您做了这些事情,为什么以前没有说过?”
 
    我笑了笑道:“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
 
    黄丽丽拿起这些文件,里面是我给某些贫民地区的捐款,还有资助贫困儿童的荣誉证书,这里面的东西有的是真的,有的当然是朱友谅提前和那些地方说好的,会做一些自己所需要的证书。
 
    黄丽丽早就知道这些事情,现场打电话核实了两家,原本就是真的,当然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她不愧为江春市最好的主持人,拿起话筒说道:“我实在很难想象,为什么这样一个对社会有爱心的企业家?昨天会做出这种事情,更想不到的是,有那么多的帖子无缘无故的攻击他。”
 
    可就在直播的时候,秦念突然从外面招了招手。我皱了皱眉头,黄丽丽显然明白我有事情,索性将屏幕切走。
 
    我快速的走过去说道:“念念,怎么了?”
 
    秦念微微皱了皱眉头后说道:“盼盼有病了,现在想要见你。”
 
    什么?
 
    我眼睛瞪了起来,拉着秦念的手说说道:“咱们走!”
 
    秦念皱眉道:“可现在在直播采访你呢!”
 
    “关我屁事!”我根本没在意,拉着秦念大踏步的离开了这里。
 
    黄丽丽脸上有些难看,她看在王姐和骆雨寒的面子上,已经替我说了很多话,可我竟然不管她的直播,匆匆忙忙了离开,让她有点下不来台了。
 
    我随便她怎么想,而是和秦念很快来到了郊区的贵族学校。
 
    当我进了屋子,发现盼盼躺在那里,脸色发红,显然是发烧了。我快步的来到盼盼身边,抓住了孩子的手说道:“盼盼不怕,爸爸陪着你。”
 
    盼盼睁开眼睛,看见是我,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沙哑的说道:“是盼盼不好,给爸爸添麻烦了。爸爸快去工作吧,我没事的。”
 
    我心中一阵难受,因为干的是夜店这行,所以我不想让盼盼跟在身边,这样对孩子成长没有任何好处。可是我发现确实是没时间来这里,最近半年来我不是在韩先生那里接受训练,便是在工地穿梭,一分钟恨不得变成两半。
 
    心中愧疚,我轻轻的抱着盼盼说道:“盼盼放心,你是爸爸的心肝宝贝,爸爸以后再忙,也会抽时间陪你。”
 
    盼盼笑着在我的怀里,很平静的睡着了。
 
    我静静的抱着盼盼,却什么都没说。
 
    可是,当我转过身子却愣住了,我的身后有一个摄像机在不停的拍摄,而黄丽丽在这个时候走过来,轻声说道:“真是不知道,如同林经理这样的男子,竟然有这样的柔情,真是让我们感动。”
 
    我脸上阴沉下来,可却并没有怪黄丽丽,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一切都是朱友谅设计的,可是我不满意,很不满意。
 
    黄丽丽采访完我之后,又采访了这个贵族学校的老师,这些人当然全力的夸奖我。不用说,这肯定也是朱友谅提前设计好的。
 
    我心里有些不爽,准备离开这里。
 
    然而这个时候,那位电视台的主持人却追了上来,我脸色不善的转过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后说道:“你有什么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