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大牛不的说你知道个屁是有人专门找我让我捣

可是黄丽丽却追上来说道:“林经理,我们都知道盼盼是你领养的,我始终不能相信,你这么有爱心的人会做出昨天那样的事情,请给我们一个解释,我想全市人民都会相信你的。”
 
    我沉默了一下,摇摇头道:“不用解释什么,人是我打的。”
 
    黄丽丽皱了皱眉后说道:“这……”
 
    可正在这个时候,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突然挥了挥手,黄丽丽切换了镜头,来到了那个人面前。那人很快的打开了笔记本,黄丽丽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因为,在网上有很多人同时发声,有的自称我的中学同学为我证明,我在中学时候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有的自称我的大学老师,说我在大学时候乐于助人,甚至还有我的邻居,这些人不断的发帖子说我的优点。
 
    与此同时,不知道是谁,开始在网上恶意中伤我,可却都是没有任何证据的,整个网络再次的掀起了新一轮的战争。
 
    我根本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不管是恶意中伤我的人,还是帮我澄清的人,都是大眼强雇佣的水军,原因很简单,他的目的是将水搞浑,只有这样,才能起到真正的作用。
 
    黄丽丽看了看这些帖子,再度的将画面切到我的身上,问道:“按照这些人说的,你不应该是那种暴力的人,请您解释一下好吗?”
 
    我沉默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摄像机,淡淡的说道:“我不想解释什么,但真的永远是真的,错了就是错了,人是我打的,不管我怎么解释,都是真的,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我必须接受惩罚,这是我们每一个公民都应该做到的事情。”
 
    黄丽丽身为经验丰富的主持人,当然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
 
    她看着摄像头,正色说道:“各位观众,我实在不明白,年纪轻轻就拥有了自己的企业,更经常进行慈善活动,甚至对自己收养的女孩如此温柔的男人,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偏偏他还不愿意解释。”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导播突然用力的挥挥手。黄丽丽皱了皱眉,偷偷的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这次的采访快完成了。可她想不到的是导播摇摇头,并且用手势告诉她,现在的采访内容很关键。
 
    她心领神会,看了看后面的台词版,严肃的说道:“就在我提问的时候,网上突然出现了这一段视频,我似乎知道林白风先生为什么会做出那种出格的事情。”
 
    一个视频突然出现在电视中的眼中。这是用偷拍的角度呈现出来的。(((
 
    做为这件事情的受害者樊大牛,和几个邻居嘻嘻哈哈的在打着麻将,丝毫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旁边的一个令居关心的问道:“牛村长,你没什么事吧!昨天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
 
    樊大牛哈哈笑了笑后说道:“我当然没事,那小子虽然动手,但根本没用力,我是顺势摔倒而已。”
 
    那邻居皱眉道:“那你还说自己起不了床了?”
 
    樊大牛牛逼的说道:“你知道什么?我要是那么快起来了,怎么要钱?更何况了,开地铁关老子什么事情?他把前面道封了,咱们樊家村是受到影响了,不过老子能赚钱就行。”?
 
    邻居当时有些恼怒的说道:“你这样做有点过份吧?”
 
    樊大牛不以为意的说道:“你知道个屁,是有人专门找我让我捣乱的,而且那些帖子也是他们发的,我真不知道那姓林的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这样祸害他。”
 
    他突然嘿嘿一笑道:“老子也聪明,知道一般情况下他不能动手,所以我就调戏他那个秘书,你们看有用吧!他动手了吧!老子现在就在家躺着,他要不拿个百八十万,老子就不起来。”
 
    很快,这个偷拍的视频消失了,黄丽丽也愣住了,她很快来到我的面前采访道:“林经理,昨天您是因为女秘书被调戏,才动的手?为什么不说出来呢?我想咱们广大市民会支持你的。”
 
    我沉默下去,叹息道:“不管怎么样,错了就是错了,我愿意接受处罚!”
 
    事情到了这一步,与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黄丽丽继续采访了一些人,这些人当然都会说我好。而“偷拍”樊大牛的那个视频,刚刚出现,对我的舆论立即完全的倒了过去。
 
    原因很简单,昨天关于我的负面新闻太夸张了,夸张到根本不相信,所以之前的一些报道,即便是负面新闻,也变得夸张不实在。而今天黄丽丽的直播直接让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觉得自己受人欺骗,再加上按照朱友谅设计角度拍摄的伪偷拍视频,更加的证实了我是个好人。
 
    樊大牛为什么肯拍?
 
    一群人手拿着砍刀,虎视眈眈的站在那里,说错一句话,就砍他八刀,想来谁也受不了。
 
    我不得不承认,朱友谅这个方法很有效,因为是“偷拍”的,樊大牛以后即便不承认了,真的也是假的,再加上电视台给我证明,加上那些太过的负面新闻,虽然无法将我塑造成一个大好人,但确实已经解决了这件事情。
 
    在这点上,黄丽丽也帮了我不少的忙,我让大眼强查到了她的银行账号,并往里面打了十万块钱。
 
    不过,在我看来,这个事情还有结束。
 
    我很快回到了盛世公司,静静的坐在那里,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朱友谅也会来了。
 
    我让周围的人都出去,整个会议室中只剩下我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