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动完了手术只是需要后期静养就可以了在这

 说行动就行动,他也不管薛如云没醒过来呢,悄悄的扯掉对方的衣物,便开始了动作,真是太直接了,连一丁点前奏都没有。
 
    这对于苏锐而言,并没有任何情趣的意思,完全就是为了证明自己而证明自己。
 
    当薛如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云端了。
 
    这种叫醒方式真的很独特。
 
    当苏锐停下动作的时候,他又点了一下手机屏幕上面的秒表。
 
    表上显示的时间让他略微有点欣慰——六分四十六秒。
 
    这个数字对于他而言,已经是质的飞跃了——只要跨过五分钟的关口,那就是鲤鱼跃龙门,更何况都到了六分钟!
 
    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但苏锐的适应能力倒还是蛮强的,从一个小时骤降到了五分钟的时候还略有失望,然后连续几次就习惯了,等到了六分多钟,竟然能有窃喜的感觉。
 
    好吧,这个家伙太没有上进心了。
 
    人的追求,就是这么一步一步的降低的。
 
    “我有两次哦,你真厉害。”
 
    薛如云浑身香汗淋漓,在苏锐的耳边吐气如兰。
 
    听见了这句话,登时苏锐的全身就充满了力量!
 
    “再来一次。”
 
    苏锐说着,风云再起。
 
    心若在,梦就在,相信自己没有障碍!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在秒表再一次停止的时刻,苏锐真的想要高唱一首刘欢的《从头再来》,尼玛,实在是太写实了。
 
    昨天的一次又一次,跌倒了重新站起来,然后站了五分钟后继续跌倒,终于,今天的苏锐让秒表的时间定格在了十二分三十五秒!
 
    对于这几天的他而言,这简直是历史性的突破——终于破了全国平均水平了!在分钟上,他终于不再是一位数了!
 
    此时此刻的苏锐,真的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毫不夸张,相信每个男人都会特别看重这方面的时间……尤其是对于苏锐这种失而复得的人来说。
 
    虽然说不至于欣喜若狂,但至少能不至于太抬不起头来了。
 
    薛如云似笑非笑的看着苏锐:“那么勇猛,要不要再来一次?”
 
    “好!”苏锐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答应了,这货兴冲冲的,还想趁着状态回勇的时候多找回一点自信呢,至于事后会不会疲惫……管它呢!心里的愉快才是真正的快乐。
 
    没错,苏锐就是一个自欺欺人主义者。
 
    “别,我不要了,今天已经足够了。”
 
    薛如云的面色潮红,明显从刚才的动作中“获益”不少,她在苏锐的腰间拧了一把:“不许胡来了,你都说了,今天还有大事,要是再来一次,你体力跟得上吗?”
 
    苏锐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放弃了这次“刷新纪录”的机会。
 
    两人洗漱完毕,吃过早餐出门,今天的薛如云仍旧穿着一身白色职业套装,玲珑的曲线和往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她的脸上却明显多了一分明艳动人的神采。
 
    由此可见,苏锐早晨连续两次的“努力”并没有白白浪费。
 
    “现在和我一起去薛家,你紧张吗?”苏锐问道。
 
    “其实,我以为我会紧张,但现在看来,心情简直平静的让人发指。”薛如云开玩笑说道:“或许是因为那些薛家的人都被你弄进了医院里面吧。”
 
    薛明凯、薛紫晶、薛胜男、薛洋全部躺在医院里面,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现在薛如云若是回到薛家,也不用面对这几张对她充满愤恨和怨毒的嘴脸了。
 
    “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恐怕你要失望了。”苏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来:“今天,他们集体出院回家。”
 
    “什么?集体出院?”听到这句话,薛如云怔了一下。
 
    “是啊,今天我们亲自登门,这些家伙还不得乖乖从医院滚回来列队迎接?”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你在开玩笑吗?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回来的啊。”薛如云有些难以置信。
 
    “反正他们现在该动手术的已经动完了手术只是需要后期静养就可以了在这种情况下医院的条件自然不如家里方便苏锐的语气看起来半真半假。
 
    薛如云还是表示了不相信:“即便如此,我也不认为他们会专门选择在今天回来,你跟姐姐实话实说,是不是又在拿姐姐我开涮了?”
 
    “当然没有拿你开涮,因为那家医院不收他们了。”苏锐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让薛如云感觉到震撼无比的话:“现在整个南阳,已经没有医院敢收留他们了。”
 
    “什么?”
 
    一个又一个震撼性的消息,把薛如云给砸的快要晕头转向了。
 
    得亏现在开车的不是她,否则妥妥得追尾。
 
    她有点不能理解,偌大的南阳,竟然没有医院敢收留薛家的核心子弟?要知道,这里几乎是薛家的地盘!
 
    “我让齐啸虎把信义会的战堂给派出去,专门来做这件事情,看起来,他们的效率还挺高的。”
 
    苏锐语不惊人死不休。
 
    把南阳的所有大型医院全部“威逼利诱”一番,哪怕执行这个任务的是信义会的战堂,应该也会花费不少力气的,苏锐这一次,可是欠了信义会一个大大的人情。
 
    “你花费那么大的心思,费了那么多的工夫,就是为了让这些人一起在薛家等着我上门吗?”薛如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眸光变得有些复杂起来。